自血液和心脏中认识自我,自苦痛和心碎中奋起高歌,将脑海中的经历教训高声唱颂。


这里哲冷,头像人设,请勿盗取。万年杂食逆cp请您注意。

有一天,吴新河终于忍不住了,他说:

“这个家到底谁做主?!”

吴雄奇怪的看了他一眼:“是我。有意见吗。”

“......没,我就是确认一下。”

【入坑交党费】创伤后遗症

  • 配对:无明显cp向配对

  • 警告:恐惧类描写

  • 分级:r

  • summary:刘羽禅的指尖有时握不住他的萧。

    这让他万分恐惧。

    但同样,他从不无依无靠。


壹.

他至今也没有想明白那样的事情是怎么发生的。

他就是那样平常的坐在椅子上,手里拿着那把萧,然后他的手开始不由自主的,剧烈的颤抖,之后萧就掉到了地上去。

这很奇怪,他急促的呼吸着,这太奇怪了。

他显然想把这个错误归结于之前耗费体力的大战中去,这是一个后遗症,他面色苍白的想到,既然无法对他造成实质性的伤害,那么他不该多纠结于这件事。于是他深呼吸了几下,弯腰从地上把那支摇摆不定的萧捡了起来。

他想错了。

后遗症...

致歉

那个什么....关于我猎毒人的那篇投票要写的那篇,不是我咕咕咕了,而是我这个星期要期中考辽(。  感谢所有等待我的小可爱们,等我肝完考试我就来辽,这两个星期就能发出来

投票

我今天写沙雕文还来得及吗。


想投票 因为没时间写两篇。


一篇是【吴家+楚门+警察局】的沙雕文,名字【放火烧山,牢底坐穿。】

summary:想看他们坐在一起吃撸串。


第二篇是:【全员向】的【假如他们都是职业文手】,想写日常咕咕咕的吴家还有总是苦恼于文风清奇没人看的楚门,还有弧长两米八的胡歌魏海。


要是都没人看的话那我就都不写辽,今晚截止九点半,大概会在今天到明天发完吧。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魏海的好扎心啊。

【毅鹏】非正常搭档关系【上】

警告:AU背景/微微架空

配对:赵毅/吕云鹏【斜线有意义】  

简介:当了二十三年的吕云鹏遇到了他一生中最大的难题。

分级:全年龄向r

作者bb:我几个世纪没有更文了来着?


私家侦探吕云鹏在他的人生前三十年一直过着风平浪静,与世无争的幸福生活,作为飞鹏侦探社的副社长吕云鹏很享受每天闲云野鹤一般的生活,可谁料在他人生的下一个三十年——也就是他刚刚步入油腻的第一天,麻烦就找上门了。


  赵毅本人让人觉得他和侦探这个职业有些八竿子打不着,但是吕云鹏怎么琢磨着都觉得他很合适,这个人傻头傻脑的,白色的T恤和破破烂烂的蓝色牛仔裤完全没有遮挡住...

【现代AU】魏嬿婉x进忠【全世界都很牛逼,只有我很傻逼】

  • 给龙龙写的,作为一个星期备战月考的补偿呜呜呜

  • 第一次写这对?对于剧情也不是很了解大概全程就是跳跳跳跳跳跳……各位看官敬请收留萌新,可怜可怜孩子们吧……

  • 是十题【只写了一半】,给我擅长的现代AU。



1很不幸地不会做饭

  魏嬿婉是谁,本科硕士中堪称最为精致的女孩没有之一,认为镜花雪月和男孩子是世界第一瑰宝的她绝对不会做饭。

  就算会也不去做。

 换来的是一个上午和同居的新室友大眼瞪小眼。

进忠直言:“我们孤男寡女共处一室——”

“所以理应由你前去做饭。”魏嬿婉柔和甜美的一笑,“锅在柜子里,您请。”

只会煮...

画了全员恶人的主仆两位【什么】
是索新,我复健失败了。
大概是做完任务想要亲亲的索坦和表示你快滚蛋的新河。
很烂。真的。

【点梗的欠稿】【雄新】糖果与赞美诗

  •  @一伟宁 或者 @宁一伟 的点稿

  • 是很久很久很久很久以前的一个很小型的点梗,总之在我备忘录里好久了,今天有空补了一个结尾,很渣。

  • 是吴雄X吴新河,有私设,请避雷。

  • WPS全清空我要死了。


吴新河进吴家大门的时候才只有六岁,21岁的吴雄带着这个浑身血淋淋的孩子给了他一间屋子,男孩儿的眼睛亮的让人害怕,他瑟瑟发抖的小手伸进吴雄的手心里,把后者手心里干结的血热乎了一把。

  吴雄不会带孩子,而六岁的娃也免去了很多头痛的地方,他把他送去全缅川最好的幼儿园,不知为何,在一片嚎哭声中他停下了回去的脚步,注视着那个孤...

【索新】飞来横祸

吴新河回到办公室的时候索坦正在很仔细的擦枪,他很认真的用无纺布擦拭那支明明已经一尘不染的突击步枪,他皱皱鼻子,对这种很在情理之中的霸占不置可否,这让小保镖的肩膀松动了一下,他有点担忧的从自己的小角落爬起来,面向消失了一个上午的先生,但还没等他发声,他就被噎住了一口。


“先生……?”


吴新河对自己的着装并不会太在意,也不是说完全不在意,而是一年四季就那一套,让索坦不得不从他对于比喻贫瘠的大脑中搜刮一个合适的人物来比拟。有点像海绵宝宝,他的意思是着装上的。要是说吴新河懒得去选也许是比较恰当的,他不是不想看吴新河穿别的……哦不,他在说什么,他的意思是,他先是无论穿什么他都不会介意……...

© Drug_哲冷 | Powered by LOFTER